若想了解更多资讯,请留下联系方式

我们正在提交您的信息,请稍候……

全球经济已现不祥之兆,面临40年总清算

2018-04-17

      全球经济已经出现不祥之兆!!!

  时隔十三年,香港金管局再度出手,掀起“港币保卫战”。

  与此同时,近日,美英法三国联军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突然展开!全球政经又陷于一片水深火热之中!

  历史的重合,从来都不只是巧合。过去十年货币放水的大清算来临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

  去年8月,全球黄金储备量位居第二的德国,宣布已提前三年将647吨黄金储备从纽约、巴黎转至国内,俄罗斯正以十二年来最快速度增持黄金储备。其他部分欧洲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也在加速囤积黄金。

  盛世买古董,乱世买黄金,这个道理不止我们懂。

  过去40年全球化面临总清算

  在这个过程中,美国看到了一个硬币的两面,背后其实的是中国政府在过去5年投入打造的巨大的经济网络,把14亿人整个连接在一起,万物互联形成数字的海洋,海量的市场蕴含着数字经济巨大的潜力。

  要减少1000亿美元贸易逆差,在现有全球产业链分工的代工厂结构下,在经济行为上短期内是不能够实现的。首先美国人拿什么出来跟你交换,高端源代码是不可能的,难道靠大豆、牛肉缩小逆差?

  实际上美国想要的是中国巨大的互联网经济,14亿人有效地连接在一起,人和人连接、人和物连接、物和物连接。5G的升级,在国家力量支持下,中国人在这个方向上领先欧美半个身位,所以美国进入不了这个市翅很吃亏。中国对美国的GAFA树立壁垒,美国必然也对中国的华为、中兴以及其他产业树立高墙,短兵相接,他现实中想得到的就是这个市常

  特朗普“敲诈”,现实的好处也有中期选举时很多民主党的票也可能会倒过来支持,硅谷科创界传统意义上是民主党的票源,共和党对应的是制造业、能源和农业。

  一、不要把中美贸易战当成偶发事件处理。不能简单认为是特朗普为了中期选举的一个手段,也不要完全归因于修昔底德陷阱之类的遏制中国战略,这些认知都存在一定局限性。

  二、过去40年全球化面临清算。参与的各方可能都进入了某种临界状态。中国、美国、跨国公司、Wallstreet、Mainstreet等等。

  三、美国民意的变化。要问,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?特朗普团队只是号准了民意的脉,选择了贸易战。关键是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民意变化。自上而下的“同仇敌忾”情绪与华尔街的失势,相得益彰。

  老百姓认为全球化的代工厂偷走美国人的工作机会,偷走了美国人的工程师红利,使得他们的要素收入(劳动报酬)增长越来越慢。精英们认为17年前是他们将中国抬入了WTO,但中国人只摘走了自由贸易的花朵,把精英带去的基本价值的种子拒之门外。所以失望至极。

  四、全球化最简化的经济学模型就是资本套利,因为资本是可以跨境自由流动的,而劳动力是有国界的。

  资本无界人有界。所以人工要素的价差就转化为了资本的利润。

  五、这个模型下,跨国资本(华尔街)和抓住了历史机遇实现工业化和城市化的中国是利益共同体。以至于今天特朗普团队最后一个具有华尔街色彩的科恩被解雇后,我们的工作可能会遇到困难。

  六、美帝的没落只是全球化的剪影。强大的跨国公司和衰败的宏观账户是一对矛盾体。

  七、在今天全球20多个产业中,中国只在能源、钢铁、房地产、家电等产业上呈现压倒性优势,通信设备、电信行业,华为和思科大体上打成平手,其余都差距较大,包括我们为之骄傲的BAT与美帝的GAFA 在各自对标的领域仍存在量级上的差距。跨国公司引领的软件、半导体、医疗机器、生物制药、农机、快消品,中国企业还只能望其项背。

  八、全球化、跨国公司就是全球代工产业链。台积电干的活是高通、博通的订单,完成的是跨国公司的营收,实现的却是台湾地区的GDP。跟富士康一样,接的是苹果的订单,实现的是中国的GDP。全球化模型下,强大的跨国公司最后将美国的产业简化到极致的两端,一端是知识、技术密集型高端产业,另外一端就是农业。中间很多都空出来了,就是全球化产业链:代工厂。美国的跨国公司每年为海外经济体实现近2万亿美元的GDP。    华尔街Wallstreet投资繁荣Mainstreet大众就业和工资萧条的反差。下图为美银美林统计的1948年至今美国股票债券市场总体回报指数上涨(红线)和工资占GDP百分比比率下降的情况(蓝线)。

  贫富差距扩大使不可持续的信用债务扩张成为维持经济增长的关键,而信用债务扩张又进一步拉大贫富悬殊(“把贷款卖给穷人”)。有可能“长期停滞的陷阱”(萨默斯为这一模式推演的悲观场景)。    十一、我们要带着历史观来思考当下的贸易战。不要简单事件化。如果特朗普赢得中期选举,就很可能做八年总统。会输吗?

  十二、贸易战打响,我觉得现在很多人理解的几个结论是有问题的。

  十三、第一个传递到美国的通货膨胀会上升?这个可能是有问题的。我们希望战端一旦扩大至电子类产品(电子对美出口1500-2000亿美元,约占我们对美贸易的40%),会导致诸如苹果手机、平面电脑涨价,通胀上升,而至金融资产波动,消费需求受损,从而经济下行,贸易战进行不下去,甚至中选败落。这个场景发生的概率并不高。

  全球贸易战关税提高不会转化为美国通胀的上升,而成本主要由全球产业链各代工厂内部消化为主。所以EM股票市场全球化产业链代工厂的股票要跌,无论是台湾地区的、韩国的、还是中国的。

  其实想想也是,美国这种两头产业结构,我也不具体做芯片,我也不做液晶屏,我也不生产PC,都是代工厂干的,你这产业链中间地段打将起来,与美国无关。如果苹果不涨价的话。我苹果手机订单下来,你代工厂还能要求我提价,不提价你就不做。怎么可能呢,你这产业链产业工人都落在你这,你就不接,怎么可能呢,代工厂干的就是要素收入。

  十四、未来不论怎么打将起来,中国要保持住战略均势,会从以下四个方向去做事情采取措施:第一个是履行世贸承诺,降关税,可能全球会越来越要求中国应该按发达国家的关税水平来要求自己,你已经不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了,这至少是一个中期趋势。

  第二个你要巩固住在全球化分工已经取得成果,让产业链移不走,我们就得降低成本。今天我们只能减少使用重商主义的财政补贴,汇率方面也不敢“打”。唯一能做的就是,抑制超级地租,限制资金和资源流向政府债务平台,限制国有企业的杠杆,限制流向房地产,让中国的产业链更低成本获得资源和信用要素,减少挤出。

  所以你看贸易战一起,中国国内反而加紧压缩政府债务投资,加紧控制房地产,而不是担心经济下行压力,搞刺激,说明逻辑极其清晰。

  第三个是加快核心技术突破,进口替代,向价值链高端爬升。这里我们要清楚,中国要进口替代的不是美国,美国高端源代码是绝对对中国封锁的,也是对整个外部世界封锁的,那是美国式资本主义精要所在,是一套靠对人基本价值、原创精神的尊重和体制性保护的创新机制。我们要突破的实际上是高端代工厂,我们要干掉的是台日韩的逆差。这种资本密集的升级方向,国家体制是一个优势,京东方是一个例子,芯片也有可能,从“缺芯少屏”变成“芯屏器合”是有可能的。

  2017年对台、日、韩的逆差达2200亿美元之巨,如果缩小一半,跟美国人谈缩小1000亿顺差就会轻松很多。

  第四个可能是要有条件地开放数字和服务贸易市场即互联网。在2015年之前,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从没有想到今天这个结果,2015年之前GAFA在这个产业中基本上是神一样的角色,没有人能够望其项背,GAFA当时大概占据了全球70%的服务和产品。BAT那时候还相当于“草原上的郭靖”,然而短短3年时间,郭靖可以上华山论剑了,今天远在大洋的彼岸成长起一个可以和GAFA对峙的商业生态系统,BATX、BATJ以及我们看到的科创独角兽,同时还有大批的初创型公司正在中国孕育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美国看到了一个硬币的两面,背后其实的是中国政府在过去5年投入打造的巨大的经济网络,把14亿人整个连接在一起,万物互联形成数字的海洋,海量的市场蕴含着数字经济巨大的潜力。

  要减少1000亿美元贸易逆差,在现有全球产业链分工的代工厂结构下,在经济行为上短期内是不能够实现的。首先美国人拿什么出来跟你交换,高端源代码是不可能的,难道靠大豆、牛肉缩小逆差?

  实际上美国想要的是中国巨大的互联网经济,14亿人有效地连接在一起,人和人连接、人和物连接、物和物连接。5G的升级,在国家力量支持下,中国人在这个方向上领先欧美半个身位,所以美国进入不了这个市翅很吃亏。中国对美国的GAFA树立壁垒,美国必然也对中国的华为、中兴以及其他产业树立高墙,短兵相接,他现实中想得到的就是这个市常

  特朗普“敲诈”,现实的好处也有中期选举时很多民主党的票也可能会倒过来支持,硅谷科创界传统意义上是民主党的票源,共和党对应的是制造业、能源和农业。

  开放互联网,对GAFA、FANG,对BAT中概股和独角兽,恐怕也是喜忧参半。

  雪球越滚越大

  其他国家也正在经历一场焦灼的大转折。

  在4月11日“对话罗杰斯”的午餐会上,美国投资家罗杰斯称:

  从2008年以来还没有爆发过非常严重的金融危机,这就需要引起警惕了,美国每4-8年就会出现一次金融问题……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扩大到了以前的9-10倍,现在中国也处在负债的情况下。

  2008年金融危机后,长达十年的货币大放水时代,让全球各国都处于不断靠举债来支撑经济增长的状态。当前的全球债务水平和杠杆率远高于2008年。

 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(IIF)最新的季度报告,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,全球债务总额达到237万亿美元,比十年前增加了70万亿美元。在成熟市场,居民杠杆率也处于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。为此,彭博社发出警告:

  随着全球步入加息周期,利率开始上涨,但国家的杠杆率持续攀升,这是一个需要警惕的信号。

  在这之中,中国债务扩张的步伐也迈得非常大,从2012年到2017年第一季度的债务扩张速度,远超美国以及其他新兴市场。    (2017年第一季度全球债务占GDP的比例)

 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洪灏曾经做过一个统计,中国每年宏观形式上的利息负担在12万亿人民币左右,已经超过了每年名义GDP的增量(8-9万亿人民币)。在目前尚未加息的情况下,每年新创造的财富已经不够还利息了。那加息利率上涨后呢?

  但无论是中国还是全球,进入加息周期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利率上涨只是时间问题。易刚行长前几天在博鳌论坛上的讲话也提出,中国未来的货币政策是会紧缩的。包括中国在内,各个国家随时可能出现资金链断裂的危险。

  货币的全面宽松到收紧,是对过去十年货币大放水的彻底清算。

  美丽的泡沫,虽然一刹花火

  这场彻底清算,不仅清算的是过去十年的举债,还有长达十多年的资产大牛市中的泡沫。吹大的过程五彩斑斓,破了之后就是一团空气。

  从08年金融危机结束至今,全球资产价格和实体经济之间已经大幅背离。从2009年1月至今,欧洲高收益债券和标普500指数上涨超过200%,相反,美国名义GDP、美国和欧洲的工资水平在十年间累计上涨还不到50%。

  如果你觉得这些离你太远,那么看看房价。金融危机后,超低利率和全球经济复苏的双重作用推动了全球房价同步上涨。机构投资者也在这期间不断加杠杆,投入这波全球炒房的浪潮中。

  从1997年到现在,除了2008年金融危机导致的短暂下跌,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的房价持续上涨,大多都已经在1997年的基础上翻了2-4倍,早已高过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高位价格,更不用说全球的一线城市了。    股市、楼市、数字货币,三大“泡沫”到底谁先破?目前来看数字货币先被翻牌了。在2017年风光不断的比特币,随着多国监管机构严令禁止,目前已经从最高价下跌了60%,说腰斩毫不为过。

  可以说,区块链是21世纪最伟大的技术发明之一。但与之相关的数字货币,在监管层看来,就是威胁本国货币地位的一种存在,夹缝中求生存,谈何容易?飞得更高,也就跌得越疼。

上一篇:

  

下一篇: